栏目导航

【两岸四地绿色能源创新论坛】圆桌讨论1:两岸四地合作之绿色能源产业永续发展探讨

2015年12月16日 16:42   来源:易好博大发888

为探索一带一路绿色能源产业最佳发展路径,增进两岸四地深港澳台交流合作,探索国际合作新模式,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国际联络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业委员会、深圳市科学技术协会、深圳市福田区科技创新局(科学技术协会)、深圳市坪山新区经济服务局、深圳市新能源行业协会、深圳市太阳能学会、深圳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于2015年12月11-12日在深圳联合召开以“新发展,新绿地”为主题的2015两岸四地绿色能源协同创新论坛暨深圳第十届新能源科技年会。

会议上,深圳市太阳能学会副理事长兼华旭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史少武、香港工程师学会控制自动化及仪器仪表分部副主席乐法成、友晁能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台湾太阳光电产业协会常务理事陈荣显和中山大学创业学院教授任荣伟几位嘉宾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委会秘书长吕芳的主持下就“两岸四地合作之绿色能源产业永续发展探讨”为主题进行圆桌会议,会议全程气氛热烈,嘉宾观点切入精准,结合时事对主题进行了全面而透彻的阐述。以下是圆桌会议全记录:

QQ截图20151211115357

主持人:“接下来的环节是两岸四地合作的圆桌会议和沙龙,这次圆桌会议的主题是‘两岸四地合作之绿色能源产业永续发展探讨’,在这里我们将请上今天沙龙的探讨嘉宾,首先有请香港工程师学会控制自动化及仪器仪表分部副主席乐法成先生。

还要有请友晁能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台湾太阳光电产业协会常务理事陈荣显先生、中山大学创业学院教授任荣伟先生,以及深圳市太阳能学会副理事长兼华旭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史少武先生。

我们今天的议题不是只谈深圳,我们也不是只谈香港、台湾,我们是在谈两岸四地在新能源领域的永续协同发展合作。首先我想请四位嘉宾简短地介绍一下自己,让大家更好地认识。”

乐法成:“我是乐法成,这个题目我是很有兴趣的,我在发电行业干了差不多40年了。”

任荣伟:“各位嘉宾,我是中山大学创业学院教授任荣伟,主要是研究创新课题的,非常高兴能来参加这个活动,这不仅仅是因为我受中国科协的委托一直在进行两岸四地协同创新的前期理论研究,同时我也是学热能动力工程的,在大型发电企业从事生产运行管理有7年了,所以对能源这一块是有一线经验的。

10年前我在深圳的一家大型的投资公司主要负责科技创新和风险投资,研究的领域也是新能源,当时就负责投了深圳和东莞的两家太阳能企业。现在我主要是在中山大学研究协同创新,今天参加这个会议我想也能学到很多东西。”

史少武:“我是华旭能源的董事长史少武,我们公司主要是做股权投资和资产管理的,在太阳能方面我们这几年也有很多投资和合作。”

陈荣显:“大家好,我是陈荣显,目前任友晁能源的董事长,之前我服务于台湾工研院,主要负责太阳能方面的研究。今天非常感谢深圳太阳能学会给我们这个机会跟大家进行请教。”

主持人:“非常感谢4位嘉宾都简短地介绍了自己,待会儿我们在这个环节还会留一些时间和各位好朋友进行互动。

我是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业委员会的秘书长,同时我在中国科学院研究所从事太阳能研究已经16年,当然相对于我们今天在座的很多专家来说,我还是这个行业的新兵。

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好时代,也是一个坏时代。大家知道北京前两天遭遇了一次雾霾红色预警,在这次红色预警之前还有一次重雾霾,而那一次比这次来得还强烈。

在第一次重雾霾的时候,我从办公室的窗户看出去,外面是黄色的,但是第二次雾霾来的时候,我看到那个颜色是白茫茫的。

第一次重雾霾的时候,我正在国家环保部进行一个课题验收,环保部的同志告诉我说,今天我们的雾霾值超过了1000,已经超过了当年伦敦最重的那一次,所以我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坏时代。

最近网络上我们又在重新讲《穹顶之下还有光伏》,那是我一年前写的文章。我们遇到了一个好的时代,因为我们的新能源面临着机遇。有时候我在说,让雾霾来得更猛烈一些吧,这样我们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刚才科协的领导讲到了,现在巴黎气候大会正在召开,大家都关注到了,前几天中央二套有一档对话栏目,它的主题叫做“爱上新能源”,把新能源叫做白富美。在2009年哥本哈根大会上,我们在会上承诺,非化石能源在2012年要占到15%。这次我们又提出,到2020年,我们的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强度要下降60%到65%,所以我们新能源产业迎来了好时机。

下面我想把话题抛给陈荣显理事长,我们在这样一个好时代和坏时代,从台湾太阳能光电行业协会的角度来看,我们怎么抓住这样的机遇,来做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

陈荣显:“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个我们在台湾经常会看的气象报告,在冬天的时候气象报告经常会说到一句话——‘大陆冷气团南下台湾’。当时我就想,为什么是大陆冷气团,为什么不是日本冷气团?这个大陆冷气团,就是华北、东北的冷气向台湾吹过来。夏天还会听到东北气流、东南气流从香港、澳门吹过来。所以我感觉我们台湾、大陆、香港、澳门是在一起的,我们呼吸的是同一种空气。

今天我们来谈这个气候变化的议题,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现在我们必须看到彼此之间的利害关系,特别是我们今天探讨永续发展,这是非常重要的。

永续发展也是一个全球探讨的概念,现在已经是地球村。在我们的企业里面,我们也要考虑企业可以做什么。从企业的建造来看,现在在台湾在谈绿建筑,不是把房子漆成绿色就叫绿建筑,而是你在建筑的过程中,有没有使用节能的建材,有没有使用节能的技术。

在初期的时候,你的建筑可以想一些方法,让你的房子更节能。在企业里面就可以从建筑物设计开始时就想到这样的问题。

今天我们产生的问题其实是人和环境之间互动所产生的问题,人想从环境中拿太多的东西。与此同时,我们给环境的却是一些环境没有办法承受的东西——太多的废弃物、太多的垃圾,太多的脏空气,环境没办法吸收,所以我们应该减少添加环境负担的行为。

我们可以从员工的教育,从各位领导的教育,从企业的教育开始。我们常常说教育是很贵的,今天办这个研讨会也是很贵的,可是今天这个研讨会各位可以有所收获,这就很值得。教育虽然很贵,但是无知的代价更高,因为你无知,所以对环境造成伤害。

比如说我们在实验室,我把一滴酸丢到排水系统里面,大家想想这一滴酸要花多少钱才能从废水里面收集起来?这样的概念我们也要灌输到企业中,我们随手关灯、减少用水,这都可以减少很多环境上的负担。

我们要从本身做起,虽然我们没有参加巴黎大会,但是回到企业里面,回到我们每个人的身上,我们都可以从自己身边做起,可以跟环境相处的更和谐。如果能够跟环境更和谐,我相信你也会跟周围的人更和谐。如果我们公司里面每个人都这样做,那我们就不会花很多时间、花很多精神去教大家怎么做,每个人都做好了,世界就会更好。

我们的思考要有全球性,但是我们的行为、动作可以从一点一滴做起,从企业本身做起。每个人都发挥自己的力量,加起来这个力量就不得了,所以要从每个人的心愿做起,人的愿力是非常强的。只要大家有心,应该是可以做到的。各位女士、各位先生,我们一起努力,让我们的环境更好。”

主持人:“谢谢陈荣显先生。其实他刚才讲到,我们每个人都能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当然这最好是从培养绿色用能的习惯和观念开始,做这样一种习惯的培养、一种科普的教育。

今天在来会场的路上,我和朋友交流了很多。最近大陆新能源遇到了一些比较棘手的问题,我们今天有一天的时间,会有机会和大家探讨这些问题。

我们大陆现在发展新能源的速度非常迅猛,但是我们遇到了几个难过的坎,比如说我们的上网率非常低,比如说补贴拖欠等问题。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上周CCTV2的节目。主持人当场问了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一年为新能源投入200块钱,有没有人愿意?当时大家都举手了。但是我们现在每个人一年为新能源花多少钱才能换来一个清洁的环境呢?这个问题待会儿我们会有嘉宾演讲来解答。

接下来我们再请香港工程师学会主席乐法成先生,您对刚才这个话题有什么看法?”

乐法成:“昨天在香港大学考试,考的是工程师与社会环境。我看到香港能够配合‘一带一路’的建设,可以分享一些经验。例如特许工程师、特许环保师,咱们可以分享一下经验,尤其是香港工程师学会可以在这方面给大家提供很多帮助。”

主持人:“您说的是资格认证的问题?”

乐法成:“对。”

主持人:“刚才我们香港工程师学会的乐法成副主席已经讲到了从业人员资格认定的问题,在大陆我们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

大陆这十几年新能源发展非常迅猛,但是从设计、安装、运行维护方面,我们都缺乏一些经过资质培训中心培养出来的资格认定过的从业人员。这些从业人员对我们的行业健康发展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包括工程的安全、工程质量。

下面请任教授谈谈您的想法。”

任荣伟:“刚才主持人讲到了北京雾霾爆表的情况,其实我老家是在山西太原,每次雾霾发生的时候,我总是非常紧急地打电话给我爸爸妈妈,因为他们现在还在太原,我会问一下太原的情况。

太原比北京海拔高900多米,当时我上大学的时候,回家路过石家庄后就遇到雾霾,快到太原的时候天空就放晴了,所以我每次都在想,什么时候这几个地方都能变晴。

之后我来到牛津大学,才搞清楚苍穹之下岂有完卵。中国目前雾霾的情况,不仅仅是中国自身造成的,而是整个地球的特征所决定的。因为我们的空气是从西向东吹的,欧洲所遇到的许许多多的雾霾,从欧洲吹到了欧亚大陆的最东端。

曾经我在牛津大学也问过能源系的教授,也问了他们的皇家科学院的院士。我说当时伦敦的光化学烟雾最终是怎么解决的?他说,一方面是他们的地理位置好,他们那里的风往亚洲方向吹,特别是往中国吹。另一方面是,他们改变了能源结构,过去主要是烧煤,他们的煤比山西的煤的质量还好得多,但是如今英国没有烧煤了,能源结构改变了。

我曾经在发电厂干过,当时是一座火力发电厂,我在里面干了整整四年,电厂里面的净化器如果坏了,当时是没人去抢修的。滚滚的浓烟就排到大气中,这能使我们的大气环境不恶劣吗?

今天我们面临着环境恶化的情况,我认为新能源遇到了机会,两岸四地共同协作,把我们的能源结构调整过来,特别是刚才卢院士讲了压缩空气储能系统。他认为这是一个关键的技术的突破,我认为如果两岸四地的智力资源相互协同,在这方面不断形成新的突破,我们完全有可能在“十三五”以及后面的若干年,把这个结构改过来。

我们没有办法改变地球的风从西向东吹,但至少可以从结构上改变我们目前不合理的能源分布,改变以煤炭资源为主要能源的格局,还未来一片蓝天。”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目前我们新能源在能源结构中占比还是非常小的。能源在我们国家一次能源的比例中占不到12%。今天我们探讨的是新能源,我们不光讲太阳能,还有风能,还有其它的新能源的互补。

另外关于储能,刚才卢院士讲到了,这种储能技术是非常有意思的,我们最近也在探讨,储能技术不光是在电网的输配环节起到重要作用,在很多变电站还能起到削峰调谷的作用。

此外储能技术还能在电源侧和我们的新能源发电相结合,在发电层它还能够减少我们的弃风、弃光,增加并网率,这种方式已经在国外做了大规模的示范了。另外我们可以往小做,在小系统方面,储能也发挥着很大的作用。

我们现在其实是希望多种技术路线并存,包括太阳能的各种技术路线,以及多种新能源技术,包括风能、生物质能,我们要把可再生能源的比例提上去,我们希望煤炭的比例降下来,这是我们的目标。新能源发展这么快,但是国内的煤炭装机比例依然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增长。我们如何减煤,这是已经到了迫在眉睫、刻不容缓的时刻。

接下来听听史总的观点。”

史少武:“这两天大家都说到北京的雾霾。我有一个好朋友前两天从北京过来,当时他的小孩的幼儿园都放假了,这个我感受很深。我是从矿业起步的,2013年开始担任德国一家企业中国光伏业务的负责人,这家公司有100多年的做光伏产业的历史。现在我们也在进入新的领域,包括做新能源汽车。

现在有很多做煤矿的朋友,都希望能够把煤矿转手。一方面是因为现在的煤矿价格倒挂,另外就是面临环保的压力。

目前我们也在海外与人谈煤层气和页岩气技术,相关的谈判已经进行了两年,应该在最近会有一些大的突破,相关的合同也在签署。我们新引进的煤层气和页岩气技术,能够为我们国家未来所面临的能源问题提供一些解决方案。

另外从新能源汽车角度来说,我们也投入了五六年,参股了一些公司,最近大家也在提石墨烯,我们为此做了很多的准备。未来这一块发展需要有金融的支持。

最近我们也在构建一些新的金融平台,刚才我在外面看到我们的题板上,太阳能学会与坪山有很多的合作。其实在近期我们也透过香港国际投资总会与坪山的相关领导和部门探讨成立粤港金融硅谷,这里面就包括一些不同的新能源产业基金,也包括一些能源气候的交易中心,也有一些金融产品的交易中心的设计,以及股权基金交易中心的设计。所以未来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也希望透过金融的管道,或者是资本平台的管道能与大家做一些合作、交流,希望有更好的、更多元的资源解决路径。”

主持人:“刚才前面两位嘉宾都谈到了煤炭的问题,我也想跟大家分享一个信息,当时国家科技部的万钢部长要在全国做13个重大产业的调研,其中有一个是关于光伏的,我们做了三个月的调研之后,形成了一个报告,这个报告的题目叫做《中国光伏百年大计》,在这个报告中我们提到了煤炭的应用,我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能完全摒弃煤炭,但煤炭不能仅仅拿来烧掉,把它就这样烧掉太可惜,它其实可以做一些化工的原料,我们有这么丰富的新能源,为什么我们不用。

另外一个就是史总提到的金融,尤其是今年,我的感触非常深,我在科学院工作了16年,更多的时候是和技术打交道,在最近的两三年当中我有一个深刻的体会,我们觉得新能源不光是技术的问题,很多是资本的问题,在新能源上我们需要资本的大力支持,同时我们也需要多元化的投资。

最近我们给国家开发银行做一个咨询课题,我们告诉它光伏在未来的5年、10年内的技术趋势是什么,成本下降的空间是什么,潜力是什么。也帮助一些投、融资机构找到将来值得大家关注的清洁能源技术,另外也要告诉他们风险在哪里,同时也要告诉他们什么时间投资最好,我觉得在这方面也需要大家共同为投资行业提供比较客观的分析和建议。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们的4位嘉宾对雾霾以及新能源占比的问题都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接下来我们还有小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在座的各位,大家谈了半个小时,有什么话想说的,我们也可以和台上的嘉宾互动,你们想和哪位嘉宾互动也可以提出来,首先也可以介绍自己,让我们更好地认识你。”

提问:“我想请问台湾的陈荣显先生,您作为从台湾来的,您怎么看待大陆的环境?您的看法也代表周边很多区域的人对大陆环境的看法。也让我们活在这个大地上的人真实地感受一下,我们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

陈荣显:“这个问题要从北京奥运开始谈起,北京奥运的时候,台湾很多人都很诧异北京的蓝天,这个话题在台湾延续了很长时间。大家很诧异,为什么北京一声令下就可以做到,为什么平常做不到,为什么为了国家的面子,为了举办奥运就可以做到?当然这后面还有很多民生的问题需要去探讨。大家也知道,为了办奥运,所以北京把很多企业搬出了北京。

这些年大陆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少不了对能源的使用,所以我们谈到能源问题,就是三个问题,一是能源使用效率的问题,二是能源节约,三是再生能源。

前两个问题都没法解决,所以我们才谈绿能这个问题。台湾看待这个问题心理上有一点复杂,我们希望大陆做得更好一点,这个脏空气不会飘到台湾去。”

主持人:“我做一点补充,大陆的中央政府在这些年已经做了巨大的努力,我说一个数字,是光伏行业的。2008年的时候,中国国内的光伏装机大约是140兆瓦,在全球占1%的比例,到2014年年底的时候,中国的光伏累计装机已经到了2805 万千瓦,在全球是第一名,同时我们已经连续8年是全球光伏制造的第一名。

从2008年到2014年,我们这几年,光伏市场发展是非常迅猛的,这样一个发展的速度,现在我们仍然不满足,我们最近也在做2030、2050年的太阳能的发展路线图,大家知道这个行业的领跑是在欧美国家,尤其是美国、日本、欧洲,他们已经制定了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要占到60%的比例,发电量要占到80%甚至更高的比例,而在丹麦,他们已经提出了在2020年就要达到百分之百的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完全依赖可再生能源。

其实中国在过去的这几年也有很大进步,我们在中长期发展当中也提到了,到2020年光伏从100个G瓦到150G瓦,到2030年,我们的光伏的装机要达到400G瓦。我们现在已经做得不错,但是革命尚未成功,我们仍需努力,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遇到了很多的问题,这方面的问题,在下一个环节我在跟大家探讨。”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想咨询一下史总,因为您是台上唯一一个企业界的朋友,现在我们说到新能源这一块,不光是光伏,也包括风能在内,面临一个资本方面的问题。我想请问史总,您是来自企业层面的,如何从资本层面解决新能源发展的矛盾问题?现在光伏这一块很多企业的补贴不能及时发放,这是全国的共性问题,国有企业完全可以支撑住,但是民营企业作为投资方,如果说预计4毛的补贴在明年能发放,但是到时拿不到,很有可能这个企业就倒闭了。目前我们行业内有很多这样的企业已经面临这样的问题,请史总从资本层面解答一下,应该如何缓和这个矛盾,让这个行业更好的发展。”


史少武:“这个问题非常好,也是非常关键的一个问题,国有企业有一些优势,它可以得到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支持,但是民营企业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它的融资成本非常昂贵,在补贴持续下降的情况下,未来它的发展难度越来越大。

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现在正在构建一些新的金融平台,就像我刚才讲到的,前段时间我们在珠三角进行了多元的考察,包括横琴、南沙、前海,我们希望建立一个粤港的金融硅谷,当然不仅是在光伏新能源产业,而是诸多领域的,我们集结了两岸四地,以及海外的金融家、企业家,目的就是吸引海外非常有优势的低廉的资本进入国内,从光伏行业来说,最好就是能有多元的新能源的基金,包括新的光伏产业基金,我们现在除了基金和一些上市平台,以及国内的金融机构做的金融创新的合作之外,我们也希望做一些交易所的形式。

这方面只是前期的构想,但是有没有可能建立能源期货交易中心,或者是金融产品交易中心,或者是股权基金交易中心,类似这样的概念我们已经提出了,未来如何实现它,有一个金融创新的过程,也有一个政策方面需要沟通的过程,也有很多难度,但是这个工作我们已经展开了,近期我们将和相关的政府机关,国内外的金融机构,以及相关联的机构做更多的互动,希望能找到更好的路径,在新能源产业领域,希望有很多的创新能支持新能源的发展。

我刚才说的金融硅谷这个业务是依托香港国际投资总会,因为我也是香港国际投资总会的执行副理事长,未来我们也希望与深圳太阳能学会,以及国家的可再生能源协会,在新的能源金融创新产品方面做一些设想和构建。”

[关闭]
点击:1523
  评论内容
  我来说说
用户名:
级别:
验证码: 点击刷新